2020年全球能源地緣政治動蕩復雜、充滿挑戰
發布時間:2020-04-07
2019年,全球政治亂象叢生、挑戰不斷。多邊主義和單邊主義之爭更加尖銳,保護主義和民粹主義逆流涌動,強權政治和霸凌行徑四處橫行。在這樣的背景下,大國博弈明顯升溫,全球治理步履維艱,世界經濟持續低迷。從中東、歐洲到拉美,一系列熱點此起彼伏,傳統與非傳統安全威脅交織蔓延,國際治理面臨嚴峻挑戰。

與此同時,2019年,世界經濟在十字路口迎風前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判斷,全球經濟陷入同步放緩境地,預計全年世界經濟增速只有3%左右,創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水平。“不確定性”是影響2019年世界經濟的關鍵詞。而造成不確定性上升的主因,是保護主義升溫導致的貿易摩擦加劇。此外,技術創新不足、人口老齡化加劇、改革進展緩慢等原因,也構成當前掣肘世界經濟增長的諸多挑戰。

在上述世界政治經濟格局的大背景下,2019年的全球能源地緣政治格局又是怎樣的?2020年將展現出一幅怎樣的情景?綜合全球各區域矛盾和沖突的烈度、油氣富集區動蕩程度,本文分別就中東、中亞俄羅斯、拉美、北美、非洲、亞太和歐洲地區2019年回顧和2020年展望做一歸納和分析。

中東:動蕩危機仍將繼續

2019年中東地區的局勢可謂“從年初熱到年尾”。一方面,美國伊朗對峙升級。2019年5月美國全面限制伊朗石油出口,伊朗迅速采取反制措施。從5月開始,波斯灣一帶連續發生危機。波斯灣油輪數次遇襲,伊朗擊落美無人機,沙特石油設施遇襲等等。美國將極限施壓政策推到極致,伊朗則放棄了2019年5月之前在對美關系、核協議等問題上的隱忍。從波斯灣航運安全、伊朗石油出口驟降導致伊朗經濟社會危機、美伊擦槍走火的險情等角度看,美伊緊張都堪稱是多年來的新高。當然,這種緊張離大規模沖突和戰爭還比較遠,雙方還是在“斗法”,并不想“肉搏”。自5月以來,在美國對伊朗實施“二級制裁”的情況下,跨國公司和外國投資者不得不終止與伊朗的投資、貿易和工程承包往來,其中包括油氣投資與貿易。

另一方面,中東地區權力格局進一步失衡。阿拉伯之春以來,中東就呈現阿拉伯國家弱化、伊朗土耳其以色列強勢的特征,這在2019年進一步加劇。突出表現在土耳其在敘北發動軍事行動擴建緩沖區,伊朗襲擊沙特石油設施,美國承認戈蘭高地屬于以色列,等等。美國對沙特、巴勒斯坦等支持有限,則讓土耳其、伊朗、以色列更加大膽。另外,進入10月,另一產油大國伊拉克出現抗議浪潮,截至目前仍未消停,導致數百人死亡、伊政府總理邁赫迪辭職。青年失業、公共服務缺失、腐敗等問題是此次抗議的主因。令人欣慰的是,在歷經三年多的波折后,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公司最終成功實施IPO,創造了全球最大募資規模和全球最高市值公司兩項世界紀錄。

展望2020年,動蕩、危機還會持續。在美伊關系上,伊朗已被逼到墻角,經濟上可持續性比較差,按常理推斷要么以更大力度反制美國,要么謀求與美國談判。因此,形勢有突變的可能。在阿拉伯世界,老問題解決不了,危機會持續。更重要的是,各國抗議者要求打破整個舊體制,換個領導人不再能解決問題。因此,目前在伊拉克、黎巴嫩的抗議不會平息,不排除形勢出現反復甚至惡化的可能。在這個過程中,抗議的暴力色彩可能加重,或與教派沖突、美伊博弈勾連起來,形成更大的安全危機。權力格局的失衡也在向更壞的方向發展。中東地區過去存在的制衡是指美國扶持阿拉伯世界,對抗伊朗,同時與以色列、土耳其形成平衡。但是這幾年美國很明顯不想增加對中東的投入,不愿為阿拉伯國家打仗花錢,因此美國支持減少之下的阿拉伯世界更難以對抗土耳其以色列伊朗。土耳其在敘利亞,伊朗在波斯灣,以色列在巴以問題上,只會得寸進尺。作為阿拉伯世界僅剩的大國,沙特2020年將主辦G20峰會,其地區政策是激進還是緩和,也是2020年中東形勢的一大變量。

中亞俄羅斯:風險進一步加大

2019年,中亞形勢穩中有變。哈薩克斯坦領導人順利實現新老交替,但面臨的風險上升;吉爾吉斯斯坦新老總統“斗法”,新總統將老總統送進監獄;土庫曼斯坦繼續推進天然氣出口多元化,中土油氣合作出現問題;烏茲別克斯坦展現開放與活力,中烏合作前景看好。受世界經濟下行等因素影響,中亞各國經濟復蘇依舊乏力,出臺一系列改革舉措,但效果有待觀察。俄羅斯、美國、歐盟等高度關注中亞地區新動向,中國與中亞國家合作持續深化。另外,中亞地區的安全威脅不容忽視,各國強化反恐舉措,抵御外部威脅。

2019年,俄羅斯面臨日益增多的內外挑戰:國內政局隱患凸顯,維穩難度加大;經濟低位運行,發展前景堪憂;外交力求實效,但與西方關系僵局難解;美國國會通過制裁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制裁法案,力圖遏制俄羅斯與德國在能源合作上進一步走近;中俄關系以建交70周年為新起點邁進“新時代”。中俄油氣合作2019年實現重大突破。

展望2020年,中亞地區的政治風險和社會風險可能會進一步加大,哈薩克斯坦營商環境欠佳的形勢難以改觀,反華勢力將繼續興風作浪,威脅中哈油氣合作;烏茲別克斯坦營商環境進一步優化;中土合作困局將會持續,土庫曼斯坦營商環境將可能惡化,但也不排除通過高層交往實現“柳暗花明”的可能。展望2020年的俄羅斯,普京總統的控局能力依然較強,美俄之間的結構性矛盾持續加深,中俄能源合作依然處于“戰略機遇期”。

拉美:由亂生變、亂變交織

2019年,除了委內瑞拉亂局在持續,一向太平的新自由主義地區及部分油氣富集區出現大規模動蕩,秘魯、阿根廷、厄瓜多爾、智利、哥倫比亞、玻利維亞都出現了社會動蕩。拉美地區已經進入新的政治調整期,許多國家軍隊力量介入國內政治,拉美政治生態惡化。失業率上升,財富分配不平衡,民眾對社會的不滿增多。其中,“新中產”的不滿情緒是當前拉美社會動蕩的主要原因。外部力量特別是美國的干預加劇了拉美亂象。

委內瑞拉當前經濟形勢好轉,馬杜羅政權已經渡過2019年2月~4月最危險的時期,如果內外部條件有利,馬政權仍然可能維持更長的時間。玻利維亞預計將會持續動蕩很長一段時間,玻左翼政權或將對右翼政權實施清算,這一時期中國企業容易因合規問題成為新政府發難的對象;厄瓜多爾不排除再次爆發社會騷亂的可能,但總統莫雷諾被迫下臺的風險較小。

展望2020年,拉美地區將由亂生變、亂變交織。除非出現新的政治思潮,否則各國左右陣營達成一致的可能性不大,各國政府仍會在大概率上如“走馬燈”似的更替。從巴西的經驗來看,拉美各國至少還需經歷一個任期的摸索時期才能找到適合本國的發展模式。與此同時,隨著中國在拉美影響力日益增加,同時俄羅斯于近期表示將重新置拉美于其外交政策的優先方向,拉美或將成為中美俄三國博弈的舞臺。

北美:中美油氣合作遭遇挑戰

2019年,美國國內局勢走勢加劇了中國企業在該國的投資與經營風險,中美大國博弈對企業產生的負面影響愈加巨大。特朗普本人身陷彈劾案,美國國內政治兩極分化嚴重。同時,美國離“油氣完全獨立”的目標更加接近,頁巖革命釋放出的戰略紅利持續影響全球能源格局。中美油氣合作,因中方反制美國加稅,導致中國企業進口美國天然氣及LNG的成本大漲,油氣合作的前景遭遇挑戰。中國與加拿大的政治氣候依然身陷“寒冬”,給雙方能源合作帶來負面影響。

展望2020年,經濟因素仍將成為影響2020年大選的主要因素,此次大選或將形成一個完整的對華政策框架。長期看,中美地緣政治競爭將會日益激烈,亞太地區仍為主要戰場,雙方在拉美地區的抗衡也將日趨凸顯。加拿大2020年財政赤字將高于預期,經濟出現下滑趨勢。中加關系或將在“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對華政策等多項議題上遭遇摩擦。

非洲:中非能源合作挑戰機遇并存

2019年非洲政治圖景依然復雜,新老問題交織。北非國家政局動蕩加劇,執政20年之久的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佛利卡,由于身體一直欠佳,不得不放棄再次競選總統;執政近30年之久的蘇丹前總統巴希爾因軍事政變“突然下臺”,蘇丹前景堪憂;埃塞俄比亞、剛果(金)領導人更替帶來穩定發展的新機遇,但也可能預示著更大的危機。中西非薩赫勒地區恐怖主義形勢嚴峻,馬里、布基納法索和尼日爾三國交界處將繼續成為恐襲頻率最高、最危險的地區;乍得國內矛盾有所上升,總統代比的控局能力猶在。東非莫桑比克等國的安全形勢也不容樂觀,但油氣合作的前景看好。中國企業在非洲的發展機遇與挑戰并存。

展望2020年,非洲多國將迎來大選,埃塞俄比亞、坦桑尼亞、科特迪瓦尤其值得注意。美國在非洲重點國家(如肯尼亞、埃塞俄比亞)、重點領域(如基建、電信、能源)與中國的競爭會增加。西非地區的部族沖突的烈度、恐怖主義襲擊的頻率可能也會增加。

亞太:能源地緣政治風險高企

2019年,中國成功舉辦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一帶一路”倡議正在走深走實。今年,中美地緣政治競爭仍然主導亞太地區整體局勢,在特朗普政府推行“美國優先”的戰略影響下,亞太一些國家面臨較大壓力。美國正強力推動“印太戰略”,以對沖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緬甸仍處于民主政治轉型過渡時期,政府軍與民族地方武裝的沖突仍在繼續并呈現愈演愈烈的趨勢,中緬油氣管道等重大能源合作項目的安全風險猶在;印尼佐科政府第二任剛剛開始,政府各部門仍處于接替階段,潛在安全風險和不穩定因素上升;中澳關系有所惡化,澳指責中國干涉其政治與民主體制。

展望2020年,中美貿易不確定的緊張局勢可能進一步深化,這使得亞太國家在中美之間“選邊站隊”的情形更加復雜,尤其是東南亞國家;同時,緬北沖突、印巴緊張關系等區域熱點問題或將持續發酵,影響我國與上述地區的油氣合作。

歐洲:中歐合作良好勢頭繼續

2019年歐洲政經呈現趨勢性變化,挑戰繼續增加。政治上,“大黨不大、小黨不小”的碎片化格局已經形成,主流政黨難堪大任,導致多國政局不穩,頻繁選舉;成員國矛盾增加,新一屆歐盟機構領導人“難產”。經濟下行壓力明顯增加,過去兩年的恢復性增長止步,最大經濟體德國幾乎陷入技術性衰退;法國“黃馬甲”、大罷工貫穿整年,改革阻力大,未來難有重大突破。臨近歲末,12月12日舉行的英國大選中,約翰遜領導的保守黨獲得了英國議會下院650個議席中的365個席位,結束了近十年中多數時候英國存在的“懸浮議會”局面,“脫歐”前景最終明朗起來。

對外關系上,歐洲與美矛盾進一步增加,美不僅對歐揮舞貿易大棒,更因伊核、北溪2項目等問題實施“長臂管轄”,歐洲相關企業可能受美制裁。歐盟安全依賴北約,但美國不愿承擔義務,馬克龍大呼北約“腦死亡”,暴露歐美深刻分歧。歐盟對華矛盾心態增加,將中國定義為“合作伙伴、談判對象、經濟競爭者、制度對手”,隨著中國實力增加,歐盟對華政策兩面性必將更深刻地體現出來。

展望2020年,由于俄歐之間強化能源合作動了美國人的“奶酪”,美國肆意揮舞大棒政策加以遏制,預計未來1~2年,雙方圍繞伊核、北溪2項目的博弈還將持續。在中美貿易摩擦帶來貿易轉移的效應帶動下,中國應積極參與歐盟市場,中歐之間的合作應變得更加緊密。需要強調的是,多年來,中國的能源央企與歐洲的跨國能源巨頭一直在第三方市場有著良好的合作,預計2020年,雙面合作的勢頭將會繼續。(來源:《中國石化》雜志
聯系我們  |   客戶留言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公司郵箱  |   友情鏈接  |   加入我們  |   點擊收藏 深圳市前海富德能源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2013 粵ICP備13052456號
澳门赌王彩报